1. <tbody id="adk9k"></tbody>
    <em id="adk9k"><ruby id="adk9k"></ruby></em><dd id="adk9k"><track id="adk9k"></track></dd>
    1. <dd id="adk9k"><center id="adk9k"><noframes id="adk9k"></noframes></center></dd>

      为您分析最新PLM的特征

      在本章中,我们研究了产品信息的当前状况,对其最恰当的描述就是烟囱式的。产品信息通过职能领域被组织成一个个烟囱,跨职能领域的信息共享是一个低效的和重复的过程—如果信


          基于对IM模型的研究,PLM应该有些什么特性呢?为了实现图3.3中的模型,产品生命周期管理信息应该具有以下的特征,这在本章开头就已经提到了:
          ·单一性
          ·关联性
          ·内聚性
          ·可追溯性
          ·映射性
       
        自动信息提示
          这些特征的含义是什么呢?为了完全描述包含的信息并将其呈现给最终用户,产品生命周期管理系统需要具有这些特征。单一性
       
          单一性是PLM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可能也是最难以理解的一个方面。PLM中的单一性被定义为拥有唯一的和可控的产品数据版本。唯一(unique)这个词的意思是不言而喻的.而可控( con-trolling)的意思是,当我们有两个或者更多的数据表达时,其中的一个表达是我们都认为是有效的,并且每个人都根据它来工作
       
          产品数据的单一性一直以来都是个问题(例如,Og认为他们部落矛的数量是5个,但是Ug认为是6个)。当它属于正式的设计和计划时,产品数据的单一性是一个相对较新的问题,因为设计和计划越复杂、内容越多,复制这些信息就越困难,代价也越大。此外,当这些设计和计划必须采用实物形式如图纸时,我们总是借助于几何坐标来唯一地确定这些数据和各种各样的表达。给定大小和复杂性,很可能仅有一组埃菲尔铁塔的设计和计划。就算有多组设计和规划,但只有悬挂在古斯塔夫·埃菲尔(Gustave Eiffel)办公室墙上的图纸才是可控的那一组。
       
          计算机的发展和使用增加了缺乏单一性这一问题的复杂性,因为现在即使是最复杂和数量庞大的数据,我们都能以很小的成本和工作量复制出来。现在可以很容易地得到复杂产品数据的多个副本。针对单一性问题来说,很容易存在复杂产品数据的多个副本,而多个副本之间会有微小但重要的变化。
       
          有两种情况我们必须研究:第一种是产品数据表达的是一个实际存在、可触摸的物休,比如一个零件、部件、装配件、产品。第二种情况是产品数据表达的是没有实际物体作为参考的对象。
       
          第一种情况即实际存在物体的情况,是比较容易处理的。当有实际物体时,我们能够用它作为参考决定哪些产品数据是可控的。通过定义,一个实际物体的数据是包含在物体本身中的。如果对描述这个实际物体形状的产品数据(如它的尺寸、重量和颜色)的精度有疑问的话,我们可以通过测量这个物体的尺寸、称其重量和对其进行色谱测定,与我们的产品数据进行比较。当Og和UK对矛的数量意见不一致时,他们就可以返回山洞,实际数一数,以确定谁的存储量记录是可控的。
       
          第二种情况是没有实际物体作为参考,这就比较困难了。在设计阶段一个零件或部件还没相应的实物表达是十分常见的。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每个参与者有一个关于怎样在多个已有版本中识别可控产品数据的共同认识。
       
          当设计具体化到纸质图纸时,图纸也可以并已经作为有形的参考。就像古斯塔夫·埃菲尔的设计,纸质图纸就挂在墙上。如果谁对哪个版本是可控版本有疑问,他只要走进房间看一下挂在墙上的图纸就可以了。当企业很小并且在一个地方执行所有的设计职能时,这种“把图纸挂在墙.上”的技术还是比较好用的。
       
          然而,即使在计算机生成数字副本之前,随着企业的增长和扩张,“把图挂在墙上”的模式开始失效。现在是在不同的墙上挂上唯一的但彼此不同的图纸。这就导致了设计团队中经常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现他们花在某一个设计上的大量工时是浪费的,因为他们用作设计基础的图纸不是可控版本。
       
          数字化表达的世界使这个问题变得更糟。便于进行数字化的变更意味着产品数据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便于复制就是说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可以获得精确的副本,这意味着有更多的个人可以进行那些变更。设计过程中的一个新任务,即协调基于产品数据不同版本的工作,已经成为一个标准实践和大量工时浪费的源头。
       
          信息单一化的缺乏是浪费时间、能量和物质的主要源头。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工程师们在进行设计时所用的产品计划不是最新版本以至于工作不得不重做。这种现象经常发生在各职能领域内,例如在工程师们与产品打交道的设计职能领域正在使用不同的信息。当跨职能领域时,比如说从工程到制造,这一问题更有可能发生。
       
          实施PLM的软件应用系统必须具备一个基本的特征,即必须拥有管理产品数据单一性的能力。PLM系统必须具有识别可控产品数据的能力,以便在有多个版本时能够毫无问题地确定哪个人所引用的是哪个版本。在设计阶段没有实际物体作为物理参考时,找出产品数据是PLM的一个基本目的。否则,我们需要做出选择的,是花费更多的时间、能量和物质协调产品数据的不同版本,还是重做那些不能协调的工作。
       
          然而,即使在有实际物体作为参考的产品数据中这也是很有用的。从实际物体中获取数据是有成本的,需要消耗时问、能量,有时包括对物体进行拆卸、测量、称重等。如果实际物体没有变化,那么用于收集这些数据和识别正确的产品数据版本所花费的时间、能量和物质就被浪费了。
       
          在最简单的情况下,PLM实行这样一个机制:产品数据只有唯一的可参考的版本。如果某个人希望使用产品数据进行工作,那么这个数据需要被“检出”工作后,修订的版本被重新“检入”。实际的软件实现则不同。因为我们谈论的是数字化数据,那么就没有什么真正被“检入”或“检出”。在某些情况下,数据被拷贝到其他位置(如相同的计算机或另一台计算机上的另一个文件中),然后对其操作,再用修订过的数据覆盖原来的数据。在其他实现方法中,产品数据就在这个数据文件中被直接修改,但是在其重新检入之前,对任何人都是无效的。
       
          这一机制的描述是用来说明PLM实现数据单一性的能力。需要检出的粒度越大,不让其他协作人员使用的数据量就越大,能同时进行的工作就越少。为了降低这种限制,我们将在后面介绍需要使用的其他机制。
       
          在结束单一性这个主题之前,我们必须指出信息的复制并没有本质的错误。信息复制有不可估量的使用价值,例如,备份可以保证信息不丢失—这是可毁坏纸质信息的一个主要问题。复制信息对本地、临时地试验各种设计方案也是有用的。然而,不知道哪个数据是可控数据和哪个是复制数据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们不期望在近期就能获得单一性,但是每次减少一个相同信息在不同系统被复制的情况,我们就可以更加接近数据单一性的目标。这么做将会提高生产率,因为这会减少在错误产品数据上浪费的时间、能量和物质。
       
      关联性
          PLM的另一个主要特征是关联性。关联性指的是物理对象(如一个部件、零件或者产品)与其数据和信息之间的紧密连接。有关几何形状、尺寸和材料、重量、颜色、抗拉强度等特征的数据是包含在物理对象中的,是由组成该对象的原子类型和排列方式决定的。为了从物理对象中提取数据,我们需要开发一些技术和方法。一些测量设备如千分尺和激光测量系统、坐标测量系统、天平、分光计、X射线和其他相关技术都被发明和开发出来,以帮助我们从物理对象中提取数据和信息,它们同物理对象交织在一起。
       
          如果我们是创建这些物理对象的人,那么数据的问题就更容易处理。这时我们要定义几何形状和材料。如果我们要使我们的物体完美无缺,还要定义它的重缝、颜色和抗拉强度。这时需要的技术和方法是使原子按照数据要求进行组织,而不是从原子中提取数据。化学处理、铣床、压床、焊接机和其他成型技术可以帮助我们用物理材料来实现这些数据。
       
          不管我们是先有物理对象再提取其信息还是先有信息再通过信息创建物理对象,PLM的核心特征是开发和维护物理对象与其信息的关联性。这样做有以下几个主要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我们的兴趣在于用信息替代浪费的时间、能量和物质。如果不分离和维护物理对象的信息,那么当我们想要这些信息的时候,都要花费时间、能量和物质去获得它,必须花费时问、精力去查找甚至还要移动这个物理对象,并花费时间、能量和物质通过合适的测量系统获得数据和信息。对于复合的物体,有时我们只能采用破坏性的方法进行测量。
       
          我们以最简单二进制计数为例。我们想知道特定型号的燃油泵是否被安装到一组直升机的发动机上。如果我们没有直升机和数据间的关联,本例中指的是组成直升机的零件,那么我们不得不跟踪每一架直升机,让一名维修人员去打开每一台发动机,然后确定有问题的零部件是否存在。
       
          如果我们保存了直升机和其零部件之间的关联,那么我们所要做的仅仅是查询包含有问题零部件的直升机的列表。如果这么做是为了替换一个有缺陷的部件,那么无论是否存在关联,替换这些零部件的费用是相同的。但是,由于不需要定位、打开和拆卸那些没有问题零部件直升机的发动机而节省的时间、能量和物质是巨大的。
       
          第二个原因是,如果我们不维护物理对象的数据和信息与物理对象本身之间的关联性,那么我们获得信息和数据的唯一办法就是实际地拥有这个物理对象。但这是我们想尽力避免的情况。如果30年前我们进入一个总工程师的办公室,我们会看到办公室内放满了零件。这就是信息数据库,他或她不需要这种关联性,因为物理对象本身就在那几。然而,如果想获得或者重新获得物理对象的信息,总工程师就不得不花费时间和精力去把这个物体送回实验室,并进行拆卸、测试、称重等。
       
          如果今天我们再走进总工程师的办公室,我们可能会看到在他或她的办公室有一个电脑显示器,很少有实际的零件。如果物理对象和其信息描述之间的关联性被破坏、丢失或者不存在,那么认识这个物理对象的能力就会大大减弱。
       
          关联性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零件的再次使用。如果关联性不存在,那么工程师将会设计一个新零件而不是使用一个已有零件。如果一个零件的信息不存在,那么工程师知道它存在的唯一方法就是查看实际零件本身,在设计日益全球化以及制造部门远离设计师的情况下,这变得越来越不可能。
       
      内聚性
          PLM信息特征的下一个特征是内聚性。内聚性涉及这样的事实:根据我们对产品的看法,存在着产品信息的不同表达或视图。既然我们在讨论有形产品,我们可以获得一个几何的或者通常所说的机械的视图中反映产品的物理结构。这个机械视图是几何的、三维的产品视图,它显示的产品形状就像我们在三维空间中看到的一样。通过定义可知,隐藏表面和剖面的视图是内聚的,因为这些视图可以通过几何定义推导出来。
       
          然而,除了这些几何或者机械视图外,也可能还有产品的其他视图,通过整个产品的这些视图和外观我们可以关注产品执行了哪些功能。这么做是因为我们希望把焦点放在产品功能的某一特定方面,并且它没有被我们不感兴趣的其他方面所图覆盖。我们已经创造了视图技术以补偿人类有限的记忆和处理能力。在这些视图中,我们关心的是视图的逻辑性而不是它的物理性。
       
          例如,很多产品拥有电路视图,所谓电路视图就是用于显示产品中包含的电器系统的逻辑图或者原理图。图中电子元件之间连接线的长度与产品中实际连接这些元件的导线长度并无关系。另外,那些在逻辑图或原理图中看起来分离的元件可能会被嵌人一个芯片。逻辑图之所以看起来如此,是因为这种表达是为了便于理解电气系统的逻辑功能,而不是它的物理实现。
       
          但是电路系统的逻辑视图最终必须要用物理元件来表达。必须要布置导线,选择或设计特定的芯片,购买电源并将其安装在产品上。如果因为意识到不能获得期望的功能而改变原理图时,那么物理的实现也必须改变。如果物理元件的改变将导致电路系统功能的变化,那么电路视图也必须要改变以反映这一变化,这就是内聚性。
       
          物理产品显然具有更高的地位。就像我们希望实现一定的功能一样,我们可以改变逻辑电路图。然而,如果我们不用必要的元件和导线来实现它,那么物理产品不会产生任何变化。因此,物理产品的功能是由原子而不是比特决定的。
       
          然而,如果我们打算把产品的功能映射到虚拟空间,我们就需要具有视图之间的这种内聚性了。内聚性在现实空间不是问题,因为在现实空间中产品只有一个视图即产品本身。但是在虚拟空间中它就是一个问题了。在现实空间中,我们拥有一个产品,产品信息是其组成的一部分。
       
          在虚拟空间中,我们已试图通过合并不同计算机程序中的不同视图来创建产品的一个表达。在这些不同的视图中,一个用于几何表达,一个用于电路原理图表达,一个用于液压系统表达,一个用于BOM视图表达等。这些视图很少会放在一起。
       
          这样做是导致浪费时间、能量和物质的原因。如果我们在没有内聚性的视图上工作,就会遇到这种危险,即认为我们得到了一个特殊功能,因为它在抽象的原理图中被确定了,但是它并没有在产品中实现,因为实际的元件与逻辑图是不一致的。
       
          内聚性不仅一直是不同方面视图之间的一个问题,而几在同一方面视图之间也是个问题。不同职能领域中的物料清单(BOM)缺乏内聚性是大部分企业共有的问题。工程部门有一个BOM,制造部门有另一个BOM,而财务部门拥有一个与工程、制造部门都不相匹配的BOM。结果,三个部门都会制定不冲突且代价高昂的决策。
       
          内聚性问题正变得越来越复杂。当今,我们经常会有一个程序的或者软件的视图,产品的这个视图包含了存在于部件中的软件程序。因为在今天的产品中,功能通常是通过程序而不是电路实现的。相同的基本电路可能会因为要求的功能不同而有不同的软件。软件中小的容易进行的变更可能会对产品运行产生重要的影响。程序视图的维护变成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由此衍生出了自己的学科——配置管理(configuration management, CM),试图创立规则和控制。配置管理也是内聚性的一部分。
       
          获得内聚性的一个方法就是减少独立视图的数量,并从有限却又丰富的视图中推导出抽象视图。例如,有限元分析(FEA)中视图几何点(geometric point)或网格的选择通常是独立于CAD表达的。
       
          FEA工程师从CAD图纸或者从实物模型的测量中选取他们的数据点,然后进行应力分析。如果为了获得一个更好的结果而改变网格,他们省要通知设计工程师和CAD设计师更新信息。但通常不能做到或不能及时做到这一点,当视图需要协调、产品遭到废弃时,就会造成时间、能虽和物质的浪费。
       
          现在最新的技术是从CAD表达中推导出网格。如果工程师为了得到更好的结果而对网格进行了改变,这些变化就会自动地反馈到 CAD表达中以改变产品的几何形状。这就改善了不同视图的内聚性。还有一些其他的抽象视图,如ROM视图,同样也可以(至少部分地)从几何视图中推导出来。
       
          逐渐减少独立视图就意味着当我们得到一个产品特定的视图,我们也就获得了产品其他的视图,这与产品构造和制造的方法是一致的。虽然我们可以满足无内聚性的格里夫斯可视化测试,但不能满足性能测试。为了确定功能性而进行像撞击测试或者电路测试这样的特殊测试时,如果没有内聚性,我们就不能肯定这些测试是否准确地反映出在相同条件下实际产品中发生的情况。正是在虚拟空间而非在现实空间中进行这些测试的能力将有助于推动生产力的下一波浪潮。
       
      可追溯性
          可追溯性是指产品依时间顺序变化的轨迹能被无缝地追溯到其原点的能力。可追溯性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与准健忘部落不同,我们不是每天从零开始,而是在以前做过的事的基础上继续前进。然而,在此之前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有成功的,也有不成功的。我们需要知道以前做过的事中哪些是成功的,以便在此基石出上继续前进。
       
          另外,我们不断地对我们的想法、设计和产品进行测试,以确定有关这些想法、设计和产品属性及功能的假设是否有误。然而,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我们才能依赖这些测试。第一种情况是我们参照的是否是我们测试过的没有变化的版本。第二种情况是我们参照的是否是由某些版本衍生出来的,而且原始版本要么是我们高度信任的,我们能充分理解变化是怎样影响属性和功能的;要么是我们对计算出的新测试结果十分信任,这些侧试结果能反映出将要进行的实际测试。如果没有达到必要的信任度,我们就不得不进行新的测试。
       
          缺乏可追溯性的结果就是我们会在几个方面面临浪费时问、能量和物质的危险。首先,如果我们不能确定哪个是成功的版本,哪个是不成功的,并且选择了一个不成功的版本去工作,那么在浪费了时间、能量和物质之后,将会发现我们选了错误的版本,然后不得不返回到决策点,去了解正确的版本是哪一个,然后一切从头开始。
       
          设计和开发部门的14个人至少都能说出一个选择了错误版本的故事。在他们发现选择了错误的版本之前他们的工作都是徒劳的。这就是所谓的“回到图板”重新找到正确的版本,然后从头开始。那么代价呢?浪费了时间、能量和物质。
       
          我们在现实世界中通过创建可追溯性的物理凭证来强调可追溯性—就是所谓的文档。我们创建了一张张纸质文档,并把文档组织起来,以便将一个特定版本相关的所有材料、设计、注释、图纸和测试都收集在一起。然后按照时间顺序排序,以便于我们在理论上能够沿着这条路径找到它的源头。
       
          这里的关键词是“理论上”。在现实世界中,文档编制过程是人工进行的,人们通常并没有将编档当成重要和必要的工作来做。我们宁愿创造文档也不愿编档。因此,这里“理论上”的编档通常是草草地进行的,而且是在事后很久才建档,或者根本不建档。另外,文档通常会被乱放、丢失或者损坏。建立文档花费很大,而且在正确的地点和时间提供文档也会有很大的花费。
       
          这就是为什么参与设计和开发的每个人都能讲述他们浪费精力的故事的原因。事实上,不必一定是设计和开发部门的人,当文档不能反映实际产品时,任何一个依赖文档工作的人都能讲述浪费精力的类似故事。
       
          在一些产品中,缺乏可追溯性是令人烦恼的和浪费时间、能量和物质的。在其他的产品中,这是关乎生死存亡的事情。在航空、医疗设备和汽车工业,可追溯性是一个合情合理的要求。在这些以及类似的行业中,产品是否可以无缝地追溯到源头或者测试用于哪个版本都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这是一个基本要求,做不到这一点将会受到刑事处罚和制裁。“我们测试了版本A,然后对其进行了一些重要的改变,从而生成了版本B,这样我们就不需要测试版本B了,因为它应该是好的。”对医疗设备制造商来说,这么说是不合理的。它们必须测试产品的每一个版本,这使得医疗设备制造商的CEO非常忙碌。
       
          在那些涉及人身安全的行业中,产品的任何改变,无论看起来多么微不足道,在新版本被批准使用之前都需要对其进行全新的测试。在一些行业,如航空业,更改零件需要经历一个称为有效性的过程,即零件在其生效之前必须通过测试、确认和审批过程,然后被赋予一个有效期,在这个期间内产品可以被合法地用于生产。
       
          当人类生命存在危险时,我们必须找到代替浪费的时间、能量和物质的信息,而不计算获得这些信息的成本是否低于浪费的时间、能量和物质,因为这种情况下,“浪费的物质”是人的生命。对于其产品性能与人类生命息息相关的行业来说,可追溯性是必不可少的。
       
          向虚拟空间转移有助于改善可追溯性问题,但同时也产生了一新问题。在改善方面,一旦信息被移至虚拟空间,它就可以很容易备份以保证其不被破坏。另外,可追溯性能够被嵌入到创建的过程当中,以保证建档不是一个事后行为,而是创建过程的副产品。再者,有效性等过程也可以嵌人到创建的过程当中,以保证修改的零件不可能被过早发布。最后,由于具有恰当的查询能力,我们能确保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找到并使用这些文档。
       
          向虚拟空间转移产生的新问题是物理文档的缺失。我们不再拥有而且也不想再利用历史悠久的纸质资料,由于存储在虚拟空间中的信息很容易被修改,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可靠的机制以确保我们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获取信息,并且获取的信息是最新的。
       
          向虚拟空间转移大大地改善了可追溯性,从其源头获取信息的能力以及在需要时找到信息的能力将会加强产品开发和使用过程中的可追溯性,PLM必须将可追溯性作为一个核心要素。
       
      映射性
          映射性直接与信息镜像模型中的箭头相关,这个箭头将现实空间连接到虚拟空间并把现实空间中的数据和信息映射到虚拟空间中。在现实空间中,当我们改变事物的状态,减少一个零件的材料使用量,将两个零件组装在一起,在图纸上擦除一条线并画上另一条线时,信息也发生了变化,因为一部分原子受这些变化的影响。如果我们想要分离信息并在虚拟空间中创建它的一个图像,那么当现实空间中的信息改变时,就需要一个机制改变虚拟空间中相应的信息。
       
          与镜子中的图像会实时地反映现实空间中物理对象的变化一样,PLM的目标也是抓住虚拟空间中的这些变化。采用同样的方式,通过观察镜子中物体的图像并且知道发生的变化和我们看到的图像之间没有时间延迟、物理对象和镜中的图像之间没有细节的丢失,我们就能够做出有关一个物理对象状态的决策。我们希望能够依靠PLM提供相似的实时和高保真的信息。
       
          我们使用“相似的”(similar)这个词有几个原因。第一,用镜子来类比有其局限性。镜子相对来说很便宜,因为它的图像转瞬即逝并且是由低廉而充裕的光产生的。但是我们现在想要捕捉和保存这些信息。正如前面提到的,捕捉和处理信息是需要成本的,由于要用到大量的技术,这一成本可能会非常昂贵。
       
          第二,我们希望获得的不仅仅是表面图像,通常要使用仪器去收集和传递这些信息。同样,这会带来高昂的成本。我们需要计算收集、传递我们需要的或者想要的任何信息的费用,并与这些信息的价值进行对比。这将决定信息的及时性和保真度。为了减少费用以使信息的价值和成本相匹配,我们需要决定是否要延迟或者分批收集数据,是否只收集部分信息并传递到虚拟空间中。在大多数情况下,时间的延迟或者保真度的降低对虚拟空间中信息相关的决策有很小的影响,或者根本没有影响。
       
          映射性的总体思想就是允许我们通过信息代替浪费的时间、能量和物质。如果需要信息时我们能够检测虚拟空间,这就比检测真实空间大大地减少了费用和时间的消耗。怎样花费更少的精力和时间呢?去查询一个含有我们想要知道的特定物料的数量和位置的库存记录,还是将人派到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仓库中以获取此物料相同的信息?
       
          最有效的方法与此相去甚远。当且仅当有关库存的虚拟信息是现实世界中库存的反映时才成立。如果不是,我们最好还是实际查询现实世界的仓库,因为虚拟信息不可靠。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在虚拟空间中做的越多,映射性就会变得越加容易。当设计在图纸上进行时,我们需要花费资源将信息从物理图纸移到计算机系统的虚拟存储中。随着设计软件的发展,映射性变成了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只有当设计作为物理产品成形并且实现功能时映射性才有意义。
       
          当我们开始追踪“现成”的产品时,映射性的真正价值就变得十分明显了。今天,当我们想知道某个部件是否在某个产品中时,我们通常借助于这样的逻辑推理:“该序列号的产品是于某天制造的。在此制造日期的基础上,我们(还知道)收到这批部件的时间及我们制造该产品的速度,(我们因此推断)我们当时正使用该批部件。”在最好的情况下,该逻辑推理是个费时的方法,而在最坏的情况下,该逻辑推理(本身就)是错误的。获取现成信息,并随着产品生命期的发展而更新这些信息是PLM的一个益处。但是,这里还存在私有性和安全性的问题,我们在本书的后面将会讲到。
       
      自动信息提示
          如果映射性与表明数据从现实空间移向虚拟空间的箭头有关,那么自动信息提示就与表明信息和过程从虚拟空间移向现实空间的箭头有关。当我们需要信息和过程时,自动信息提示能够很简单地获得正确的信息和过程。自动信息提示(cued availabili-ty)这个词表示无论我们是否查找这些信息和过程,因为有了这个特征,这些信息和过程就能自动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没有自动信息提示,信息镜像模型就仅仅是一个历史数据仓库。它收集物理世界中发生的变化,却只能提供这些数据和信息的有限应用。最坏的情况就是这些数据被收集在虚拟空间中而没有人再去看一眼。相对好一点的情况是收集到的这些数据和信息仅作为出错后检验的讨论工具。
       
          这就是在著名的福特汽车与凡世通轮胎一案中出现的情况。安装了凡世通Wilderness AT轮胎的福特探险者汽车发生翻车事故,导致174人死亡。关于事故是由suv还是轮胎造成的争论仍然在继续,但是用于研究事故问题的信息淹没在福特公司的维修报告中。然而,直到发生死亡并有可能造成更多的潜在伤害时,人们才被迫对这些维修数据进行分析。
       
          为了体现信息获取、处理和存储的价值,必须用它来代替浪费的时间、能量和物质,而不是确认这些时间、能量和物质的确被浪费了。虽然辩论中信息的应用有一定的价值,但是其真正的价值是避免时间、能量和物质的浪费。
       
          我们正在快速地提高在虚拟空间中查找信息的能力。不久之前,我们只能实际地在预定义的管理数据库中查找结构化信息。因特网让我们可以获取大量非结构化的数据和信息,人们已经建立了搜索引擎如Alta Vista和切Cos,并着手发现和分类因特网上的非结构化信息。Google是最新创建的搜索引擎,它可以在因特网上方便有效地查找非结构化信息。这些技术的引入对企业内部非公共信息构成了威胁。
       
          对于存储在虚拟空间中的信息,我们能够搜索并找到这些信息的时间正在缩短。这也是自动信息提示的一个方面。但是,完枯的自动信息提示需要更多的东西:在我们需要但是没有进行查询时,信息就能够呈现在我们眼前。
       
          一个例子就是我们花费了大量资源在面向环境设计创新的努力上,并且在设计阶段花费资源去开发能够回收产品的工艺。现在的问题是没有PLM就很难理解几年后乃至几十年后回收中心将怎样知道这些工艺的存在,更不用说搜索它们了。自动信息提示意味着回收者在虚拟空间中想要获取产品信息时,他或她就能得到适当的信息和过程。
       
          发展合适的触发器(trigger)和信息提示是未来PLM所关注的一个焦点。此外,让搜索技术来决定特定词汇的意义和关系而不仅仅是搜索特定词汇的工作也正在进行。真正的自动信息提示将有赖于这个领域的技术发展。
      小结
          在本章中,我们研究了产品信息的当前状况,对其最恰当的描述就是烟囱式的。产品信息通过职能领域被组织成一个个烟囱,跨职能领域的信息共享是一个低效的和重复的过程—如果信息共享在某种程度上发生了的话。我们提出了一个思考产品信息的新方法——信息镜像模型,它创建和映射了实际产品的一个虚拟表达。根据这个模型,我们得出了PLM需要具备的特征。这些特征是单一性、关联性、内聚性、可追溯性、映射性和自动信息提示。

      他们选择了我们
        1. 中车PLM:实现企业一体化设计、一体化采购主数据平台

        2. 金龙PLM案例:全车系产品配制管理,快速生成产品BOM与成本。

        3. 三一PLM案例:实现企业技术保累,协助企业研发过程。

        4. 一拖PLM:从源头达成零件管理

        5. 中石化PLM :全项目控制管理查看更多

        1. 正泰PLM:电器、结构、电子多专业协作平台

        2. 上柴动力PLM:产品模块化设计应用。

        3. 朝阳轮胎PLM:流程制造业PLM方案,配方与工艺管理。

        4. 皇明PLM:设计工艺制造一体化方案。

        5. 喜临门PLM:集团化应用,参数化产品BOM运算应用。

      了解更多
        1. 中兴汽车PLM :整车行业配制化产品管理方案。

        2. 铁科院PLM:企业研发业务,数据一元化管理

        3. 伊利PLM应用:食品行业配方与工艺管理PLM应用

        4. 中国航天二院:以PLM为中心的多系统集成应用。

        5. 徐工集团:复杂BOM的产品简化产品管理

        1. 创新精神2_2:创新是我们发展的源泉

        2. 创新精神:创新是我们发展的源泉

        3. 创新精神:创新是我们发展的源泉

        4. 创新精神:创新是我们发展的源泉

        5. 创新精神:创新是我们发展的源泉

      了解更多
        1. 京城重工PLM:设计工工艺制造一体化方案

        2. 中集华骏PLM:从客户需求参数化直接转化成产品BOM管理

        3. 聚光科技PLM:电子行业IPD管理模式PLM应用

        4. 舟山电力局PLM:大数据汇总管理,数据的快速转化与查询

        5. 东方电气PLM:汽轮机行业,一体化管理。

        1. 创新精神3_2:创新是我们发展的源泉

        2. 创新精神4:创新是我们发展的源泉

        3. 创新精神5:创新是我们发展的源泉

        4. 创新精神6:创新是我们发展的源泉

        5. 创新精神7:创新是我们发展的源泉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
      本港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